手机版   |   最新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贝丽女人网 > 娱乐 > 正文

小伙辭去翻譯工作織毛衣網友:想起小時候的“媽媽牌”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10-09 手机版

好处费,迈克尔杰克逊追悼会,最早的农作物

原標題:火了!小伙辭去翻譯工作織毛衣

潘銳彬在直播織毛衣。

直播“面條織毛衣”趣味視頻。

最近,抖音上一條“神仙操作”視頻引起了大家的興趣:一位眉清目秀的小伙用“面條織毛衣”惹得很多網友忍俊不禁,紛紛點贊,也有人留言:“讓我想起小時候穿媽媽織的毛衣的日子。”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小伙叫潘銳彬,廣東汕頭人。他原本是外企的一名日語翻譯,隻因心中念念不忘的夢想,讓他在2010年辭去待遇優渥的工作,創業開了家網店,自己則身兼手工毛衣的制作者、設計師和模特……

這樣創業

想念兒時媽媽織的毛衣

外企翻譯辭職回家當起“織男”

2008年,大學剛畢業的潘銳彬,在一家外企找到一份日語翻譯工作,收入和生活都比較穩定。潘銳彬來自廣東省汕頭市,父母對他這份工作十分滿意,認為做翻譯工作,收入不錯,又有面子。

然而,2010年,24歲的潘銳彬做出了一個改變人生軌跡的決定。他辭去了這份工作,回到汕頭老家做起了一名“織男”:創業做手工毛衣。

潘銳彬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織毛衣是自己一直以來的愛好。潘銳彬的母親就是手工織毛衣的高手,多年以來,一直在從事針織衣物代加工行業。潘銳彬從記事時起,就知道家鄉的阿姨們經常和媽媽一起織毛衣。耳濡目染,潘銳彬6歲時就學會了這門手藝。到10歲時,他已可以同媽媽、阿姨們一起織毛衣了。

“每到放學時,我就幫媽媽織毛衣,那時候我就發現,自己喜歡這門技術。”潘銳彬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當時手工針織產業尚在黃金期,家鄉的很多婦女從事這項產業。

但好景不長,隨著機器織毛衣的普及,手工針織行業漸漸沒落了。潘銳彬的母親所織的毛衣,也顯得款式老舊,不夠時尚。慢慢地,家裡的針織生意越來越少,母親和阿姨們一起織毛衣的盛況也不復存在。“我大學畢業后,她們就沒什麼事做了。”

眼看自己喜愛的手工毛衣就要被時代拋下,想起小時候離不開的“媽媽牌”毛衣, 潘銳彬心裡很不是滋味。“當時我就覺得,手工毛衣的沒落比較可惜,我想要挽救這個行業。”正好,當時網店開始興起,潘銳彬開始思考:“能不能通過網絡賣出手工毛衣?”他試著注冊了一家網店,將自己織的幾條手工圍巾挂上去賣,結果銷路不錯。潘銳彬意識到,網絡或許能成為手工針織行業的救命稻草。

起初,潘銳彬還想著兼顧在外企的工作和網店的經營。“那段時間很忙,一邊上班,一邊開著網店,那時家裡沒有電腦,我下班后還去網吧看店,一直到晚上十一二點才回家。”但隨著訂單的不斷增加,潘銳彬的精力開始不夠用了。他不得不認真考慮,是否要辭去外企的工作,專心經營手工毛衣。

到了2010年10月,潘銳彬網店的訂單越來越多,下班后的空閑時間對他來說根本不夠。他算了一下,一個月下來,網店的收入比工資還高。於是,潘銳彬下定決心,辭去了在外企的職務,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旅。

理想與現實有差距

創業遇挫曾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

潘銳彬的決定遭到全家人反對,他的父母經歷了手工毛衣由盛轉衰的過程,知道在當代重振這一產業有多麼不容易。

潘銳彬最初的想法是:由自己帶頭,招募家鄉的阿姨們,讓她們重新拾起手藝織毛衣,然后通過網絡途徑銷售。然而,理想和現實總是存在差距。首先是人才的問題,阿姨們的水平參差不齊,而且有些人的技藝已經生疏了。潘銳彬隻好讓她們先試織一批毛衣,而這些毛衣是無法賣出的,卻要消耗不少的成本。

同時,毛衣的售后也讓潘銳彬有些焦頭爛額。由於潘銳彬做的是手工定制毛衣,根據顧客提供的身高、體重、三圍等數據進行設計和制作,自然也承擔了后期修改的責任。當有客戶提出毛衣的某個地方有點不合適時,潘銳彬需要根據要求修改,直到對方滿意為止。一批毛衣修改十幾天,也是常有的事,生產的效率自然也上不來。“有時候客戶心情不好,就會批評和抱怨,這樣的情況多了,自己感情上就會很受傷。”潘銳彬回憶說。

本文地址: http://www.beiliwang.com/yule/3867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贝丽女人网 - 时尚潮女人,时尚潮流女性,美丽女人,贝丽女人 http://www.beiliwang.com

Copyright © 2018 贝丽女人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