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最新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贝丽女人网 > 瑜伽 > 正文

博尔赫斯的情感归宿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7-11 手机版

美术鉴赏,庆阳网,小沈阳沈春阳歌曲

埃尔莎·阿斯泰特·米连:博尔赫斯的第一任妻子

 1967年9月21日,是博尔赫斯与埃尔莎·阿斯泰特·米连大喜的日子。这时候,博尔赫斯已经过了68岁了,垂垂老矣。

 埃尔莎是博尔赫斯的老相识,是他的好友、多米尼加作家恩里克斯·乌雷尼亚于20世纪20年代介绍相识的。她是拉普拉塔人,豆蔻年华时,她姐姐常带她去拜访在拉普拉塔大学任教授的恩里克斯·乌雷尼亚,也就认识了博尔赫斯,博尔赫斯对她印象还不错,两人还产生了一段恋情。她后来结了婚,二十来年后守了寡,带着一个儿子。她文化程度不高,不会任何外语,对文学更是一窍不通;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家庭妇女,与博尔赫斯是不同类型的两路人。那么,博尔赫斯为什么急于要跟他结婚呢?

 其实,博尔赫斯多半是出于无奈。在他的爱情屡遭挫折、打击、失败之后,他备感孤独、痛苦、无助,极需有一个自己的家,一个温馨的港湾。他以为,事业上无成、生活上有经验的埃尔莎也许是自己的伴侣,而且,他对她也不无好感,重续旧情未必是个不幸的结局,再说,他的作品的法译者内斯托尔·伊瓦拉的妻子还是埃尔莎的妹妹,应该也算是文化圈子里的人,连他母亲也持这种看法。世事多吊诡,博尔赫斯于1943年12月31日在他写给埃尔莎的一封信里,表述了自己对她的好感,二十余年后,这更印证了他此时的殷切期望:

 有一件事我想再求求你:别离开我的生活。我不知道你能给我什么,不过我求你给予我的是:我想听到你的嗓音,看到你写的字,跟你相处一分钟,一个下午……求你帮助我摆脱无用、孤独……我无时无刻都思念着你,盼望有一天你的信会摆放在我的桌子上……快来吧,想到过几天就能见到你,我很幸福!想到要见到你又得等上几天,我又很着急!我说得这么语无伦次,你可别笑话……

 博尔赫斯的这番表白,很直白,很真率,很急切,是不是言不由衷、表里不一,不得而知,但起码显露了当时作家的窘迫。

 几乎完全失明的博尔赫斯在文学领域一路披荆斩棘,勇往直前,但他还需要助手,需要知己,需要照顾,埃尔莎虽然多次陪同他出国访问,克尽厥职,毕竟力不从心。而且,两人婚后,常常话不投机,他们没有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埃尔莎只对坐什么无轨电车或公共汽车到哪儿哪儿感兴趣,而博尔赫斯常做梦,又喜欢说梦、解梦,苦于埃尔莎不能与他分享这日后他或许会付诸笔端的题材。博尔赫斯是个盲人,生活上亟需照料,可朋友们常常看到他衣着不整,有次马列亚竟看到博尔赫斯穿了一件破损的外衣在纽约参加国际学术讨论会,而博尔赫斯居然茫然不知。再说,博尔赫斯还发现,他和埃尔莎两人名下的一项存款竟改成在埃尔莎和她的儿子的名下。琴瑟不和,两人只得分手。这尽管给博尔赫斯留下了些许遗憾,却好在没有像以往那样留下痛苦与惆怅。

玛丽娅·儿玉:终身伴侣

 1975年,博尔赫斯年近百岁的慈爱的母亲已经故去,心仪的女友已经结婚,不善解人意的妻子已经离婚,两个外甥力不从心,生活起居乏人照料,十分困苦;要出外旅行,更是难上加难。是年九月,他又接到邀请,要到美国讲学。怎么办?老佣人范妮(她本人文化不济,又有恐高症)出了一个主意:常来听博尔赫斯讲课的一位名叫玛丽娅·儿玉的女青年,也许可以当此重任。

 博尔赫斯接受了范妮的提议,决定由玛丽娅·儿玉陪同出访。

 这位玛丽娅,娴雅文静,不苟言笑,精通英语,喜爱文学,且办事手脚麻利,正是博尔赫斯理想的助手。

 姑娘的父亲名儿玉洋三郎,日本移民,工程师,已故。母亲玛丽娅·安东尼娅·康塞普西翁·施韦策,是犹太裔德国人和西班牙人的后代,小丈夫九岁。母女俩住在雷科莱塔区法兰西大街一个窄小的套房里,生活拮据。

 这位姑娘,一副亚洲人脸庞,一身学生打扮;中学毕业后,靠教授日本侨民西班牙语为生,空余还听听大学的文学课,当然,更爱听博尔赫斯的演讲。博尔赫斯注意到这位女青年,对她颇有好感。博尔赫斯对她的评价是:“我知道玛丽娅在附近或者在别的房间,不是她在说话,是因为可以听到细微的声响:不是一把椅子的轻轻拉动,就是近处的一声咳嗽。”

本文地址: http://www.beiliwang.com/yujia/1042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贝丽女人网 - 时尚潮女人,时尚潮流女性,美丽女人,贝丽女人 http://www.beiliwang.com

Copyright © 2018 贝丽女人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