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最新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贝丽女人网 > 美容 > 正文

沈卫荣︱今天我们依然是香格里拉的囚徒吗②:内部的东方主义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8-22 手机版

yy当前不支持修改个人信息,水电安装公司资质,公仔面

二十年前,洛佩兹说“我们都是香格里拉的囚徒”,可“我们”中的大多数却对此大不以为然,他们不但至今依然痴迷于香格里拉的神话,而且还坚持要香格里拉化整个西藏。与过去的二三十年相比,今日西方的“西藏热”看起来或已难以维持以往的那个热度了,但西方主流 “西藏话语”的基调则依旧保持不变。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他们针对西藏和“西藏问题”的看法和做法都没有特别明显的改变,“香格里拉的囚徒们”依旧还大有人在。
詹姆斯·希尔顿著《失落的地平线》
于此,我且先不去妄自揣测西方世界之“香格里拉的囚徒们”的数量今天究竟是减少了还是增多了,但若从全球范围来看,我敢说它一定是大大增加了,而其中新增加部分的大多数就出现在我们这个“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的中国。洛佩兹二十年前所说的“我们”肯定是不包括我们中国人的,甚至也不包括“住在西藏的西藏人”(Donald S. Lopez, “Author’s Respons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Religion, Vol. 69, No. 1 [Mar., 2001], pp. 203- 213.)。 在那时的西方人看来,正是中国人(汉人)破坏了世外桃源,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情绪激昂、奋不顾身地要去为实现“西藏的事业”而奋斗。颇具讽刺的意义的是,不管是在《失落的地平线》中的那个香格里拉,还是在今天被实锤了的那个香格里拉中,中国人,特别是汉人,都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
或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失落的地平线》中,我们没有见到任何一位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的西藏人角色,却另有两位不是藏族的“中国人”于其中占据了相当显要的位置。其中一位是香格里拉的大管家“钱先生”,他代表香格里拉的神王——那位住在喇嘛庙之巅峰、深居简出的“高喇嘛”(High Lama)——全权处理香格里拉日常的所有内外事务,他是保证香格里拉这个山间小国正常运行的一位最重要的“干部”(las byed pa),他的文雅、干练、细致和世故都给读者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另一位则是一位漂亮、迷人的“满洲小姐”,虽然这位格格的实际年龄已接近百岁,但看起来却还像是一位芳龄十八的少女,直令那位刚被劫持到香格里拉的年青英国外交官对她一见钟情,二人很快坠入了爱河。这两个人气味相投,都无法忍受弥漫于香格里拉上空的那股虚幻和精灵之气,决意要回归真实的人间文明,遂合谋逃离香格里拉。结果,当有人在香格里拉脚下的雪山谷底发现她的遗体时,竟不敢相信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衰老不堪的女人呢?原来这位漂亮的“满洲小姐”把香格里拉抛得越远,她的老年衰态就变得越明显,最终被彻底打回了一位百岁老媪的原形。
《绘制[界定]香格里拉》
大致就在《香格里拉的囚徒们》一书出版至今的这二十年间,本来与香巴拉一样遥不可及的天上人间——香格里拉,居然最终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的中甸县内被发现和认定。紧接着,围绕着这个香格里拉神话,大张旗鼓地开始了一系列宣传、界定、设计、建构、建设和圣化等工程,努力要使一个本来不在三界之内、五行之中的灵山仙界转化成为一个可触可摸、可观可赏的人间桃源(关于云南香格里拉的发现、界定和建构的较全面的研究,参见Emily T. Yeh and Chris Coggins, Mapping Shangrila: Contested Landscapes in Sino-Tibetan Borderlands, Seattle 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14)。 想来或令人唏嘘的是,今天努力在将这个西方殖民主义想象中的乌托邦转化成为全球化背景下一个人人向往的人间仙境的主角,竟然全部都是我们这些包括汉人、藏人和其他民族同胞在内的中国人,原来我们中国人才真的是当代香格里拉的创造者和建设者。或问今天的我们为何对香格里拉如此的热衷呢?莫非我们也全都是香格里拉的囚徒了?

本文地址: http://www.beiliwang.com/meirong/2519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贝丽女人网 - 时尚潮女人,时尚潮流女性,美丽女人,贝丽女人 http://www.beiliwang.com

Copyright © 2018 贝丽女人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

Top